医疗改革敢于以“医药分离”为改革之源

2010年,在第二人民医院拍摄。

记者赵亚玲拍摄了2008年初。这座城市敢于走在世界前列,以“医药分离”为突破口,拉开了医疗改革的帷幕。

当年,八家市级公立医院收回了购药权,在全市医疗机构设立了药品管理中心,负责全市药品的招标、采购和管理。

该中心将药品直接分配到8家医院,添加率设定为10%,比国家设定的15%低5个百分点。

同时,这些医院药学人员的人事关系和工资关系都转移到了药品监管中心,切断了药品、人员和机构之间的利益关系。

由于药品降价销售,当年患者利润达到1200万元。

这项被称为“模式”的改革在当时引起了热烈的讨论和关注。

2009年最后一天,医疗改革进入了一个新阶段,整合了现有的医疗资源,并根据地区分布和医院职能建立了三大医疗集团。

每个团体都在全市设立了社区卫生服务机构。

全市取消了区级医院、区级综合医院和公共社区卫生服务机构分成相关组、统一人事管理、统一财务核算、统一资产配置和统一财政补贴的做法,建立了集团-市级医院-区级医院-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社区卫生服务站纵向一体化管理体系。

“居民获得实惠,回归公益”一直是医疗改革的出发点和落脚点。

2011年10月,中国率先实施药品“零差价”销售,彻底打破了“以药品为基础的医疗保健”政策。基本药物制度覆盖所有初级卫生保健机构,100%的初级卫生保健机构实行基本药物零差价销售。

到2013年,“模型”药品零售额将平稳运行,公立医院将继续稳步发展,改革将进入第二个周期。

在全市政治伦理评议中,医疗服务客户满意度从第36位上升到第23位,医疗费用负担减轻4.2亿元。

从2014年到2015年,我们将继续深化改革,通过政府购买服务的方式从药品流通环节中挤出4.35亿元。取消加药将共减少药费负担3.8亿元,弥补公立医院因取消加药而减少的收入,实现居民与医院双赢。

2016年,我们将继续进一步推进医疗、医疗保险和医药“三医联动”,巩固和完善基本药物制度和基层医疗新机制,统筹推进和配套改革。

具体来说,有五个步骤。

第一步是“重建”公立医院系统。

第二步是分诊和分诊的“长队”。

第三步是加强基层服务能力,增强“信心”。

第四步是改革和推进医疗保险支付方式。

第五步是发展“民族医药”专业,填补空缺。

三国时期,著名的吴医生董枫常年治病,但没有得到任何补偿。

当重病患者痊愈后,他让病人种五棵杏树。如果病得不重的人痊愈了,他会种一棵杏树。

因此,“杏林”也是医学专业的同义词。

这次医疗改革就像一阵冷风吹过杏林。它带来了造福人民的春天和利益的好处。它吹走扭曲的有病的树。

自2008年1月“药水分离”制度测试以来,医疗改革已经进行了近8年。

自从我加入这项工作以来,很荣幸能关注这个重要的话题。

浏览一组组的报告,听调查,走过诊所,看到笑脸。

从切断灰色利润链和将药品销售与医院分开,到今天重组以建立一个大型医疗集团,作为试点的医疗改革一直在力量和远见方面引领着国家。

所有这些成就都离不开“医药分离”制度的实施,这不仅是改革的源泉,也是改革的动力。

它引发了医疗改革的“蝴蝶效应”,引发了公立医院薪酬机制和人事保障制度的一系列变革。

回首改革之路,医疗改革深入人心,硕果累累。

记者还清楚地记得,一位名叫穆云秀的老人对她的特殊姓氏印象深刻。

70多岁时,她经常去市中医院慢性病门诊进行随访,花了50美分轻松获得内科副主任的专家号码。

在采访中,她反复告诉记者,“医生的态度很好,他自己掏腰包支付的钱也少了。过去,他每月的药费大约是1000元,但现在每月的药费只有几百元。

“好久没有联系了,希望老人仍然健康。

在许多年的基层访问中,这样的感受是用每个受访者的话来表达的。不同的表达和不用的单词和表达有相同的意思和相同的心情。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