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煤炭消费者”团伙的垮台

十七名嫌疑人被带到分局刑事侦察处。

2007年6月16日晚,长江的东梁山和西梁山仍然像往常一样热闹,船只在河上来回移动。每艘船上闪烁的交通灯点缀着长江,形成了一条美丽而独特的长江风景线。

大约21时,一艘小木船在夜幕的掩护下,向一个红灯浮标发送了两个黑影,并迅速离开。

调整好漂流浮标上的位置后,木船上的两个影子拿出双筒望远镜,不时观察东梁山下几百米的水域。

两个影子是长江航运公安局和县警察局副局长叶先军和一名警察王民。

有一艘2000吨重的货船静静地停泊在水中,装满了煤,没有灯光和声音。

在货船的另一边,它被绑在一个200吨重的铁钩上。

透过望远镜,两个警察只能隐约看见煤堆上有几个人在摇头。

"信息是准确的,交易已经开始了!"两名警察增强了等候者的信心。

夏天,河中的微风带着混合的浪花不断吹向两个人。不一会儿,两个人开始冷得发抖。此外,漂浮在河水中的光线左右波动,使他们头晕目眩。

艰难的等待持续了大约5个小时。叶贤俊估计这笔交易几乎完成,并向等待已久的研究所所长王素花汇报。

王素花立即按照预定的行动计划动员了整个警察部队,乘坐两艘警察巡逻艇,悄悄地进入预定水域。

已经是17日凌晨2点了。

十分钟后,铁钩上有马达的声音,似乎有离开的迹象。

“我们开始吧!”王素花给所有警察下达了指令。

刹那间,两艘快艇就像离弦的箭,在黑暗的河上划出两道白色的波浪,一次一条指向那艘大货船。

当靠近大船时,快艇鸣响汽笛,打开探照灯。

我们面前的景象起初让警察们大吃一惊,然后他们忍不住笑了起来:只有8到9个完全黑暗、几乎一丝不挂的人一动不动地坐在大船的煤堆上,或者躺在船舷边,其他人像鸵鸟一样把头埋在煤堆里,但他们的身体却暴露在外面,这非常有趣。

警方上前一个接一个地抓捕这些人,通过现场搜查,他们也先后抓获了藏在大型船只船舱里的船员和前来进行煤炭交易的人。

这次行动中共逮捕了17名嫌疑人,在铁钩船上缴获了价值近6万元的100多吨煤,这些煤被盗和挖出。

当现场的初步检查结束时,东方已经露出一个白色的肚子。警察在公安船只的护送下护送嫌疑犯和一艘大小货船到公安码头。

在码头上,长江航运公安局分局局长许国庆亲自带领一大批调查人员和技术人员等待民警凯旋归来...物流案例必须追溯到2005年9月。交通部公安局在全国船舶公安局刑事侦查工作会议上提出了“杀人案件必须破,物流案件必须破,危及水上安全案件必须破”的工作方针。

长江航运公安局分局认真贯彻会议精神,结合辖区内众多运输单位和物流案件的实际情况,以“物流案件必须破”为刑侦工作的主要打击方向,同时制定了相应的工作计划和措施。

当时,分局的所有派出所和实战单位都展开了一场声势浩大的打击从铜陵到马鞍山长江物流犯罪的运动。

2006年下半年,长江航运公安局分局和县派出所通过日常基础工作获得了一条重要信息:有一个近10人的松散群体。他们用铁钩船与从玉溪口煤港运煤的大型货船的船主勾结,从长江东西梁山水域和玉溪路的货船上偷煤。

禹溪口煤港是长江上高度现代化的煤港。安徽和江苏省的电力和其他工业用煤基本上都是从这个港口转运过来的。

禹锡口煤港的煤炭吞吐量每年达到近1000万吨,每年煤炭损失价值数百万元。

煤炭运输损失和计量不仅有正常的原因,还有“煤炭消费信贷”。

该国的电力资源怎么能允许这些“煤炭消费者”吞噬它们呢?该研究所所长王素花立即召开了一次重要的警察会议,以回应所获得的信息。会议最终达成一项决议:首先,该研究所的刑事调查警察将通过内部调查和外部移交确定关键嫌疑船只和关键嫌疑人。第二步是安排相关人员监视可疑船只;第三步是通过监控找出赃物的位置,并设法抓住现场,打击犯罪团伙。

一段时间后,警方终于了解了该团伙的基本情况及其活动规则。

收网的时机逐渐成熟,警方正在耐心等待最佳时机。

2007年6月13日下午,王素花得到确切消息,今晚东梁山水域将有大规模煤炭交易。

因此,本文的第一个动作发生了。

2007年6月14日中午,当17名嫌疑人被带到长江航运公安局分局刑侦支队时,近30名警察分成几组迅速对嫌疑人进行了检查。

几个小时后,警方终于查明了该团伙的组成和具体分工。

小武是长江的个体运输者,拥有一艘2000吨的货船。

2007年4月,小武与一家物流公司签订运输合作协议后,以物流公司的名义登记了货船的产权。同年5月,他开始以物流公司的名义将电煤从裕口煤港运往马鞍山电厂。

6月16日,小武的亲戚,一家船运公司的推销员李某,找到了小武,并要求他卖掉货船上的电煤。李某安排了船上的煤炭挖掘和销售渠道。

小武当然知道他在船上携带的煤不是普通的煤,而是国家的电力资源。煤炭质量相对较好,价格也很高。

然而,当小吴想到散装货物本身在运输过程中有错误,仅仅问候他的船员就能在几个小时内赚取数万元时,他不禁感到感动。

李某看到小吴的同意,立即打电话给挂机船的主人孙谋,让孙谋在晚上将偷来的煤运到大型货船上挖掘。另一方面,他联系了一家车身煤厂的老板陈某,让陈某购买大型货船上的煤。

一切准备就绪后,当天晚上8点左右,想要检查大型货船上煤炭样本的陈某亲自带领在煤场工作的9名煤矿工人,在由孙翔驾驶的挂机船上,带着李铲等工具。他来到停泊在长江东西梁山下游约800米处的小武号大型货船上。

两艘船被绑起来后,已经接到老板指示的大船船员在“接受”李的1000元津贴后,积极协助李和陈某。他们指示煤矿工人开始从大船上挖掘煤炭到孙的挂机船上。

李某和陈某在不时讨论煤炭质量和价格的同时指导煤炭开采。煤矿工人也在越挖越难,就好像他们在挖黄金一样。

虽然现场没有灯光,但它能让人感到一种兴奋的景象。

17日凌晨2点,似乎从天而降的警察彻底唤醒了上述人员发财的梦想。

“这是一个有组织和有组织的犯罪集团,利用某些人的便利地位侵占国家资源。从他们的作案手法来看,这绝对不是他们第一次犯罪。

因此,参与战争的警察必须认真调查和收集证据,并持续深入调查剩余的罪行。

“在晚上的案件分析会上,局长回到国庆节给办案的警察下达了指示。

会上明确表示,县警察局的王敏和朱永芳将主持此案,分局的刑事调查和法律部门将提供全面指导。

17日晚上11点,除了几名不熟悉此事的煤矿工人外,两名机组人员被保释候审,其余都被刑事拘留。

王敏和方菊勇相继被捕并被下令后,他们在此前秘密调查的基础上制定了详细的调查计划,并开始密集调查取证和追捕逃犯。

由于案件涉及的人数众多、犯罪地点多、时间跨度长,主办警察在其他警察的大力协助下,不顾酷热,每天在市、县、县、马鞍山市等地四处奔波。

渐渐地,一个接一个的犯罪嫌疑人浮出水面,涉案罪行一个接一个地被揭露出来:2007年6月5日晚,李某用同样的方法从长江东西梁山的水域偷了60吨煤。5月7日晚,李某与该团伙的另一名嫌疑人刘谋一起,用同样的方法从长江凉山东部和西部水域窃取了50吨煤。3月6日晚,刘带领其他人员从长江玉溪路的另一艘大型货船上偷了200吨煤...2007年7月20日,第一批被捕的四名嫌疑人被长江航运公安局分局逮捕。8月21日,另一名大船主王某在家中被捕。在警方的压力下,刘谋和另外两名嫌疑人相继向公安机关自首。

经过警方近三个月的努力,长江航运公安局已经逮捕了20多名各类犯罪嫌疑人,缴获的赃款赃物总值近20万元。

随着2008年新年钟声的敲响,镜湖区人民法院认定该团伙的八名主要嫌疑人有罪,并给予了应有的惩罚。

年底,一些大型国有企业的个别船东和船员对法律制度的认识较弱。加上长江航运市场的激烈竞争,他们抱着“依山傍水”的想法,冒着偷窃和出售任何运输工具的风险。

他们利用自己的便利运输货物,或者直接秘密偷窃,或者与内外的外人勾结攫取不义之财。

犯罪对象基本上是煤炭、燃料油和金属原料等国家资源。

因为这些物品是散装的,它们没有特性,在运输过程中容易丢失。

据不完全统计,近两年来,长江航运公安局分局破获各类物流犯罪案件100余起,抓获各类犯罪嫌疑人100余名,破获物流犯罪团伙10余个,缴获赃款赃物150多万元。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