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香港177年来最大的挑战。

志谷君:狮子山下的香港精神伴随着东方之珠走过了经济繁荣与转型、社会变迁与困难。它旺盛的生命力已成为几代香港人引以为豪的标签。

昨天过去后,今天的香港在繁荣中显得有些孤独——错综复杂的陆港关系正在考验香港,昔日的小渔村深圳正在赶上香港,而贫富差距日益扩大也在同时撕裂香港。

去哪里已经成为香港自177年前开放以来最大的挑战。

作者威尔◎源8字路口已于20世纪60年代在香港获得授权,有一首童谣:月亮很轻,根据香港的说法,山塘没有水也没有食物;姐姐带着水,妈妈去了佛寺。我不知道什么时候不会缺水。

此时,香港正经历80年一次的干旱。

夏天,连续五个月没有降水。山溪中的水被切断,池塘干涸,田地裂开。市民无法供水。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香港政府派了几艘油轮到珠江口运送淡水,但这仍然是杯水车薪。市民只能用水四天,几公里长的队伍轮流取水。

后来,供水还是跟不上,工厂停了,旅馆停了,浴室停了,游泳池也停了。

不是每个家庭都工作或上学,只是排队为许多人取水。

民间社会组织呼吁男性剃光头,女性剪短头发,以尽可能节约用水。

政府还颁布了一项政策,要求香港警方负责监督市民节约用水。任何浪费水的行为从罚款到监禁不等。

结果,人们每天都被抓。犯罪可能是因为有人在接水后用干净的水浇花,有人半夜出去偷水,有人搞诈骗,酒店付我2000元帮你打开水。

没有水,香港将会瘫痪。

香港政府别无选择,只能转向北京,希望一条河外的广东省向香港出售水。

此后,内地很顺利地承担了香港70%的供水。

后来,不仅仅是水。

内地安排了特快列车向香港出售肉类、家禽、蛋类和牛奶以换取外汇。

几十年后,大多数中国人都熟悉的梅林午餐肉和阳澄湖大闸蟹只需三天就能端上香港居民的餐桌。

当年的《人民日报》写道:广东省政府非常关注香港同胞饮用水的严重困难。

经中央政府批准,为支持香港,广东省已投资3900万元,动员1万多人争取11个月时间,将东江流量逆转83公里,从源头输送自来水,保护香港工商业和居民的生产和生活用水。

据香港媒体报道,香港政府每年花费24亿港元从内地购买30亿立方米淡水,以解决香港缺水问题。

二十世纪七十年代许多香港人来自中国大陆。

1979年,一位来自罗文广西的歌手在香港电台录制了一首歌曲《狮子山下》:生活中有欢乐也有泪水。当我们在狮子山下相遇时,我们笑得比叹息还多。生活不可避免地崎岖不平,很难担心。这不仅是在狮子山下的同一条船上,也是为了抛弃分歧。这是为香港电台制作的1973年电视连续剧《狮子山下》录制的一首新主题曲。

更换的原因是生产团队觉得香港社会发生了一些变化。

过去来港的内地人不再局限于他们的家乡标签,而是都把自己当成香港人。

此时,我们需要一些新的精神代词。

狮子山是九龙和新界的分界线,也是香港经济的分水岭。

当港岛及狮子山以南的新界经济发展时,北部仍是荒山。

在六、七十年代,很多内地青年聚集在九龙港岛区的寮屋、楼宇和公屋。他们希望从香港存足够的钱移民到其他国家。

然而,在那个时代的环境下,香港迅速崛起的工业大厦和平房工厂终于给了一些人留在这里的机会。

“狮子山精神”代表了他们的毅力。

在这个1106平方英里的岛屿上,资源依赖进口,经济依赖转运贸易和进口货物加工,无数人找到了他们失去的家园。

在这里,他们既没有获得英国公民的权利,也没有脱离中国大陆的过去。

香港人在香港土地上自然生长。

其中,20世纪30年代来到香港开始塑料花生涯的潮汕人李嘉诚,20世纪40年代成长为亚洲船只之王的浙江人包玉刚,以及20世纪50年代出生在香港的佛山人曾荫权。

1979年对香港来说是不寻常的一年。

在8000公里外的英国伦敦,英国议会正试图提出一项大胆的建议,在塞拉利昂东西30公里处修建一座“柏林墙”。

英国人的想法可以追溯到100多年前。

清朝于1842年割让香港岛,1860年割让九龙半岛,1898年割让狮子山以北的新界长达99年。

18年后的1997年,九龙半岛的租约将到期。

英国的计划是修建一堵墙,1997年后将狮子山以北的新界地区归还中国,然后藏在九龙和香港岛。

出人意料的是,总督麦理浩(MacLehose)到北京试探风向,得到的答案是:中国不承认任何历史上的不平等条约,必须在1997年收回包括九龙和港岛在内的全部香港。

修建香港柏林墙的计划破产了。

几年后,玛格丽特·撒切尔亲自前来谈判,要求继续租用香港。

邓公说:如果我不收回香港,我就是当代的李鸿章。

信不信由你,今天下午我会让解放军夺回香港!消息传到了香港。在短短两天内,恒生指数从1100点跌至700点。香港超级市场的蔬菜、肉类、大米、面粉、谷物和油的货架都被洗劫一空空。卫生纸成了很难买到的奢侈品。

香港人担心港元会大幅贬值,内地不再向内地供应必需品。

整个香港金融市场陷入混乱。企业正在关门和囤积商品,等待形势的改变。

为了维护英国在香港的投资利益,英国最终放弃了继续控制香港的要求,同意与中国展开交接谈判。

一份杂志预测,香港的未来发展可以概括为“完成”。

英国于1997年同意香港回归中国。回归后,香港将失去其作为国家商业和金融中心的地位。

英语将被中文取代,商业将离开香港。

腐败将在香港盛行,整个社会将充满解放军和黑社会。

事实上,一群跑得很快的香港人已经提前知道了这个消息。

刚刚崭露头角的李嘉诚是几年前第一个来北京参加天安门广场国庆仪式的人。

后来,他向家乡潮州捐赠了14套公寓。

因此,当人们搬进公寓时,他们在门上贴了一副对联,并由记者作为内部参考向北京报道。

李嘉诚曾经担心自己会越权:他不会忘记共产党和李嘉诚追求幸福。

后来,霍英东来到北京治病。

几个月前,霍英东和澳门商人何贤都进行了癌症检测。

与著名的霍英东相比,何贤的知名度较低,但他的第11个儿子是何厚铧,未来澳门的第一任行政长官。

在香港手术后,霍英东选择继续接受物理治疗。

北京邀请了两个人来北京治疗。

那时,中国所有的人都练气功,用气功来招待他们的领导人。全国最好的肿瘤医院的电梯仍然开着,医院管理非常混乱。

然而,霍英东最终选择了去北京,何贤去了美国。

每个人都敦促他去美国:其他东西可以爱国,不同的东西可以被对待,我们必须相信科学技术!但一年后,霍英东从北京康复并回到香港,而何贤在美国治疗期间去世。

这又成为香港人的风水话题。

风水是香港社会运作中的一个潜规则。

民间风水大师认为,香港之所以成为香港,是因为中国西北昆仑山上的一个龙脉延伸到九龙半岛,与维多利亚港相连。

因此,维多利亚港成为聚宝盆,香港可以从一个小渔村发展成为亚洲金融中心。

香港最大的商业银行汇丰银行管理香港的经济业务和货币发行,其总部大楼面向维多利亚港。

许多香港人相信汇丰银行的成功与这片土地有关。

所谓的上流社会经常不问科学就问鬼神。

1985年,中国国有银行计划在香港建造一座总部大楼,并选择了汇丰银行旁边的一片空楼层。

直到中国银行宣布计划建造一座400米高、71层的三角形玻璃幕墙大楼,这条消息才引起香港人的注意。

根据风水的概念,玻璃幕墙会反射光线和湍流,造成灾难。三角形玻璃幕被视为三面刃,直接指向总督办公室、英国驻香港军营和汇丰银行大楼。

设计方案一经制定,就在香港引起了混乱。

《苹果日报》将这一设计评估为:北京对香港政治、军事和经济的全面压制。

人民更害怕,许多香港人更相信:香港完了!一年后,时任州长杜克·乌德(Duke Utd)在北京谈判期间突然死于大使馆心脏病发作,成为几十名州长中任期内唯一一名死亡的。那一年,汇丰银行的股票也开始大幅下跌,业绩也开始下滑。

风水解释说,只有驻扎在香港的英国军队没事,因为他们已经担心了。

为此,新总督请来一位大师,在总督办公室前种了两排柳树幼苗,但没有一株存活下来。在香港回归之前,新任行政长官董先生仍然不愿意住在省长办公室,曾庆红后来也搬进了省长办公室,但收效甚微。

汇丰银行也曾考虑将总部迁至英国一段时间,最终选择在中国银行大楼顶层设置两门大炮来反击中国银行铸造的恶灵。几年后,中国银行的几位行长被击败,他们的业绩逐年下降。

一旦台风来袭,汇丰银行大楼的两门大炮就会偏转,指向渣打银行大楼。渣打银行立即向汇丰银行发出律师信函,要求立即更正:请指向中国银行。

后来,李嘉诚公司位于汇丰银行和中国银行大楼之间的长江集团中心(Cheung Kong Group Center)不得不采用矩形四面屏蔽设计,防弹玻璃安装在整个大楼内。

该设计的寓意是:一个密闭的铁桶不仅可以阻挡中国银行的“刀斩”,还可以阻挡汇丰银行的“炮轰”。

李嘉诚这次学到了智慧,当时在中国银行大厦和汇丰银行之间有“四面盾牌”的长江集团中心要求设计师注意高度。新大楼应该高于179米的汇丰银行大楼,但必须低于旁边367米的中国银行大厦。

你看,只有当你发了财,你才会倒下咆哮。

在20世纪最后十年,香港第一首流行歌曲是说唱歌曲。

这首由罗大佑创作、林xi创作的歌曲有这样几个歌词:这位知心朋友友好,所以人们一周跑两天比终点线跑得快是很自然的。如果你是一个大国的公民,你只需要有一个富有的知己说再见就可以离开。这座城市依靠伟大的同志创造新的意义。寒冷和温暖的天气也会影响这座城市。然而,这可能取决于一个特殊的人,皇后大道,这是一条在港岛中环附近的普通道路。

本来东西方之间没有路可走,但由于这个偶然的巧合,鲁岗之间的关系在这首歌中变得充满了深刻的意义。

在TVB为这首歌拍摄的MV中,街上所有的电车和汽车都翻了个底朝天,所有的行人都穿着军装和中山装,到处都是学生们带着红旗和大标语跳着忠诚的舞蹈。

经历过这种恐慌的不只是香港人。

70年代,巴黎人民拍了一部电影《巴黎的人民解放军》(the people解放军in Paris),这部电影说,6亿中国人民解放军占领了巴黎,给欧洲带来了真正的自由和民主。

为了拍这部电影,巴黎几乎所有的日本和越南学生都被招募了。

近年来,尽管香港尚未回归,但越来越多的内地人带着武器来到香港,成为各大报纸的头条新闻。

在食物不足的时代,许多内地人乘载日常必需品的特快列车非法来到香港。

其中,湖南人数最多,勇敢程度最高,进攻最猛烈。

这样,在香港人眼里,中国大陆的强盗就分成了两个浪潮。来自广东的说广东话的土匪被称为外省和香港的旗手,而方言和普通话统称为湖南帮。

1991年,香港观塘区的一家金店吸引了几名穿着不合身西装的内地顾客。当他们走进商店时,他们拔出枪,一个接一个地朝/[/k0/开枪,大喊:“抢劫,如果你想活命就别动,别报警。”然后他们拿出两把锤子,砸碎珠宝柜台,把一盘盘黄金饰品放进蓝色和白色蛇皮袋里。

随后几年,香港爆发了一系列由抢劫金店和银行引起的警匪枪战,其中大部分与内地匪徒有关。

与收入和职业稳定的香港黑帮相比,内地黑帮更大胆。

他们直接抢劫银行运钞车和金店,敢于直接携带AK47,并在街上与警方展开枪战,然后乘飞车逃走,迅速卖掉赃物逃往内地。

北京频繁的抢劫、枪战和偶尔的风雨让香港人更加害怕。

香港入境事务处的统计数字显示,在此期间,超过50万人选择移民。

1997年6月,长江集团副董事长、李嘉诚之子李泽钜没有按时下班回到他在深水湾的白色豪宅。

几个小时前,他的奔驰在下班的路上被几个持枪的绑匪拦住。

几个小时后,广西本地人张子强带着一枚炸弹来到李家大厦,索要20亿港元。

张子江在香港家喻户晓。

他对1990年启德机场发生的3000起劳力士劫案和1991年1.7亿港元现金换车劫案负有直接责任。

然而,在香港,没有完整的证据链。仅可疑的指控就只能导致拘留48小时而不被起诉。因此,张子强一直逍遥法外。

经过与李嘉诚的谈判,双方最终达成了10.38亿元的交易。李嘉诚最初计划为张子强支付10.4亿元赎金和4000万元茶叶。

然而,张艺谋感到不走运,只拿了少200万英镑和10.38亿英镑的现金。

当他离开时,张问道:李先生,如果我这样做,你李家人会恨我吗?李嘉诚回答说:别担心,我经常教育我的孩子要有狮子的力量和菩萨的心。

与狮子的力量抗争,以菩萨的心善待他人。

你可以购买我们公司的一些股份,以确保你的子孙不会担心食物和衣服。

在支付了10亿英镑学费后,李佳的别墅进行了一次大修。

首先,建造了一堵三米高的墙来建造一条Z形车道,以防止车辆随意闯入。随后,以色列最先进的军用白光夜视和热成像系统被引进。前警察局长和几十名有持枪资格的廓尔喀雇佣兵被雇用来负责安全。警报系统直接传到香港警察局。

这种设计也广泛应用于后来建造的长江工业大厦。

李嘉诚有一条特殊的车道和电梯,可以防止生化袭击和武器袭击。

然而,其他人则不太警觉。一年多以后,张子强花了赎金,绑架了香港第二富有的郭炳湘,成功勒索了6亿元。

香港的富人圈岌岌可危。

然后李嘉诚去北京见一位老人。

不久,张子强的团队成员在内地被捕并全部被处决。

能够和香港首富谈笑风生的贼王,只有来到大陆,才能屈服于狮子的力量。这确实是值得的。

在行刑现场,张子强团伙的一名成员大声疾呼,要通过良好的服务挽回自己的生命,揭露犯罪。

报告的内容是:张子江曾向大陆出售充满色情和暴力的盗版光盘。

他认为在中国大陆销售盗版光盘是重罪。

出乎意料的是,大陆人民已经在看不可动摇的泰坦尼克号了。

另一个引起震惊的事件是香港一位大领导人的重要言论:三合会也有爱国主义。

这句话的来源大致是当邓公那年访问美国时,他参加了80多个大大小小的活动。中国黑帮竹帮从“民族荣誉感”出发,沿路护送,维护公共秩序。

后来,在杜琪峰的电影《黑社会2:和谐最有价值》中,古天乐饰演的蔡志勇说,“我也能说话,我能热爱我的国家。

帮派是香港社会不可忽视的力量。

在20世纪70年代和80年代的巅峰时期,这座拥有近600万人口的城市有200多个帮派,成员数十万。

香港历史上最大的三个帮派是易欣安,一个由潮州人组织的帮派,控制着香港的赌博和娱乐行业。由农民工组织的和田广控制着香港的港口和运输业。前香港人留下的14k控制着香港的中小型赌场和毒品俱乐部。

因为帮派植根于整个社会,各行各业都不可避免地与帮派有联系。

在娱乐业,有一个案例,李连杰的经纪人被一伙人枪杀,刘嘉玲被迫拍裸照。

相应地,在香港电影中,有许多场景和人物是根据三个歹徒改编的,例如,“红星”对应“易欣安”,“东兴”对应“和盛”,“江田洋”对应易欣安的首领向华生,“陈浩南”对应湾仔的老虎陈耀兴,“太子”对应董建的老虎杜连顺。

一九九三年六月二十四日,九龙塘发生一宗由打斗引发的帮派冲突。

拥有14k的大厅主人黄卫龙在酒吧梅艳芳的办公桌上留下了数百万张支票,并请梅艳芳为他唱了一首歌。

梅艳芳拒绝后,黄卫兰把手举到梅艳芳的脸上,落下五个清晰的指印。

几个小时后,黄卫龙和他的手下醉醺醺地走出了酒吧。一群黑衣男子手持弯刀挡住了去路。打架后,黄和他的人倒在血泊中,被紧急送往附近的浸礼会医院抢救。

两天后,仍然奄奄一息的黄卫龙没有康复。两名伪装成医生的持枪歹徒进入病房,掏出手枪,朝他的头部开枪。

警方调查的结果指向另一个大团伙,辛夷的关键成员陈耀兴,他被高度怀疑。

陈耀兴被带走接受调查后,600名团伙成员包围了九龙警察局,要求释放他。

在香港,警方只拘留了48小时。没有找到有力的证据,陈耀兴只能被释放。

六个月后,陈耀兴在澳门被枪杀。

该事件被改编成电影《生死之梦中的湾仔老虎》。陈耀兴成了陈浩南,讲述了一个歹徒从他无名的弟弟到专制君主,然后被敌人杀死的故事。

没人预料到这场冲突将是香港回归前的最后一场大规模帮派斗争。

此后,香港警方展开了大规模的反三合会行动。

拉出大大小小的黑社会组织是为了消除最不稳定的钉子来换取回报。

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易欣安派成员到北京开会,香华强也被北京一位姓刘的老人接纳为儿子。

在安静的气氛之后,易欣安和14k承诺不扰乱公共秩序或对未来构成威胁。

付出也有回报,收获是易欣安能继续合法赚钱。

打击帮派和改善民生的另一项计划是搬迁九龙寨城。

九龙城寨是香港最大的贫民窟,也是香港难民社会的缩影。

虽然这块2万多平方米的土地位于九龙,但它是清政府派驻官员的办公室,没有被割除,因此成为清政府的飞地。

自清朝以来,许多来自大陆的难民聚集在这里。他们要么把香港作为他们的家,要么把它作为环游世界的跳板。

后来,当溥仪老师的清朝去世时,它成了中国、英国和香港的无病区。

拆除前,九龙城村居住着3万多人,是世界上人口密度最高的。

没有法律的控制,九龙寨城自然成为犯罪的温床。

许多来自香港和内地的罪犯逃到这里从事毒品、走私和谋杀。

多年来,三大帮派之一的14k一直盘踞在这里,依靠赌场、卷烟厂和制药。

长期以来,香港警方不知如何处置九龙城寨。组织成千上万的警察多次清理这一地区也无济于事,因为每个人都很穷,而且是潜在的黑社会成员。

许多人甚至没有身份证。

不过,香港电影业根据这里的故事创作了很多作品,例如周星驰的《功夫》和成龙的《重案组》,都是以九龙城寨为背景的电影。

周星驰电影《功夫》中“猪笼城村”的原型是1993年的九龙城村。为了消除这最后一个在香港根深蒂固的不稳定因素,铲除匪徒的土壤,北京和港英政府一致决定通过兴建公共房屋和补偿拆迁来拆除九龙城村。

然后,他一挥手,就要拆除了!因此,已有超过3万名边缘人士脱离主流社会,成为香港的合法公民。

1997年6月30日晚,509名解放军驻香港部队乘坐公共汽车进入香港威尔斯亲王军营,开始国防交接仪式。

为什么是509?因为在交接地点有250名英国士兵,中国不得不将这一数字增加一倍以显示更多的势头。

另外九个人与北京有关:北京有九个大门,天安门有九个宽,大门有“九比一”和“九比九”的成语,所以有509人。

乘公共汽车是英国人的要求。军车不能在英国国防交接前提前进入港口。

为此,广东省暂时从全省转移了40多辆依维柯汽车。

因为依维柯是当时最先进的汽车,不能因为退货而丢面子。

后来,中国得知英军司令身高182厘米,于是身高187厘米、体重200公斤的谭艾山被选为中国司令,并在交接现场喊道:“你可以下岗了,我们将上岗!”为此,原上尉兼连长的谭艾山很快被提拔为两个军衔,并被任命为中校。

为了把这句话付诸实践,谭艾山每天在家喊数百次:“去上班!”下岗了!去工作吧!下岗了!去工作吧!下岗了!去工作吧!下岗了!去工作吧!下岗了!去工作吧!下岗了!去工作吧!下岗了!去工作吧!下岗了!去工作吧!下岗了!去工作吧!下岗了!去工作吧!下岗了!此后,在全球媒体的镜头下,谭艾山在国防交接仪式上成功击败了英国人。

此后,香港回归的首要任务是在香港会议展览中心新翼礼堂举行香港主权移交仪式。

为了使中国国旗和香港特别行政区区旗能在1日零时准时升起,两国就各种细节进行了近一个月的谈判。

在返回现场,外交部礼宾司司长一直用手表读秒。这是专门买的百达飞利手表,型号5002,有686个内部零件。世界上每年只生产几只手表,号称是最精确的手表。

不久他发现英国军乐队为了节省时间加快了英国国旗的降旗仪式,广场上出现了7秒钟的白色句号/[/k0/。

零点过后,中国国旗和香港特别行政区冉冉区旗迎风飘扬。

事实上,当时房间里没有风。

在预先排练的时候,中国协调办公室发现了一个问题:房间里没有风,国旗在升旗仪式上不能飘扬。

结果,工作人员通宵加班放下旗杆,安装两个顶部装有电机的遥控风扇。

这样,当国旗升起时,可以通过按下开关来达到随风飘动的效果。

至于英国国旗,他们控制不了那么多,让他们去吧。

在电风扇的作用下,特别行政区的国旗和区旗迎风飘扬。

遗憾的是,英国国旗此时已经降下,这并没有形成鲜明的对比。为了在12秒内完成升旗,负责升旗的旗手朱滔每月至少练习5000次,因为一位大领导人说中华民族有5000年的历史,而你,旗手,应该练习至少5000次。

在回归仪式上,组织者借用了35台康佳电视机,并将其拼接成大屏幕进行现场直播。

香港公务员一再提醒中国员工:你见过这个商标吗?中国员工对此毫无反应。

后来,特区政府重新安排了场地。香港员工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移除康佳的广告标志。

事后,一位负责为庆祝香港回归设立场地的中国工作人员回忆说,那些对广告零容忍的人原来是在资本主义社会生活了很长一段时间的人,而我这一辈子都在为共产主义事业奋斗,却是如此麻木不仁!这一课是可耻的,终生难忘的!随后,行政长官董建华和立法会议员在特区政府就职典礼上先后宣誓。

未知的是,他们仍然在休息室练习普通话几个小时。

这是因为正式场合必须用普通话宣誓,普通话是中国人最熟悉的语言,而不是粤语。为了不致在宣誓仪式中出错,香港广播处长在几个月前曾发出标有普通话的公务员录音带,以弥补那些能力有限的人。

尽管他们在私人生活和工作中继续使用粤语,但他们私下称普通话为“挖冬瓜”。

但毫无疑问,香港政府,香港普通话的最后一个角落,正在瓦解。

维多利亚港湾举行盛大的焰火表演玫瑰空。

在热闹的气氛中,一个名叫梁文道的年轻人在兰桂坊酒吧街举办了一场表演艺术表演,并到处张贴告示说“不要让同胞靠近”。

这个节目的创意来自1967年香港左派发起的反英国反暴力游行。那时的左派分子会在街道和小巷里放置真炸弹和假炸弹,说“远离我们的同胞”,特别是轰炸英国。

我想表达我对我的同胞会来接管香港的恐惧。同时,我也想告诉外国人,我们已经回来了,你不能这样做。

那天晚上,在红?大球场举行的庆祝会上,设立了一个特别的节目来寻找武术明星甄子丹,他负责打碎一块上面写着“东亚病夫”的木匾。

后来,甄子丹经常给自己的商业活动添加一个链接:踢一个“东亚病夫”。

然而,组织者往往不专业,滥用布料来制作牌匾。

不管你踢了多少脚,你都不会踢得不好。

回归20多年后,香港的标签逐渐褪色。

不仅香港,而且与香港有关的每个人都变了。

回归十年后,谭艾山将他的工作从香港驻军转到深圳黄田派出所。他的新工作是社区警察。最高的警方记录是一天30次,处理社区的日常纠纷。

朱滔是澳门交接仪式上的升旗手,他在香港交接仪式上表现出色,负责澳门交接的升旗仪式。

他后来的工作是负责为领导人的外交活动举旗。

升旗300多次后,他被提升为中校。

霍英东于今年10月在北京协和医院去世。

几年前,他的癌症复发了,他去北京治疗了几次,但没有取得结果。

表演艺术领域的年轻演员梁文道,现在在大陆人当中很出名,被昵称为“腰封小王子”。

许多书未经他同意就把他的名字印在腰封上,并写道:梁文道隆重推荐。

那些对未来感到不安的人已经老了,他们的未来仍然充满不确定性。

根据政府的最新统计,香港人口超过125万,近五分之一的居民超过65岁。

由于没有退休金,近年来香港出现了越来越多的“硬纸板老奶奶”,即靠拾荒为生的老人。

年轻人在办公室的小隔间里跑来跑去,清晨从租来的小房间冲到尖沙咀、旺角、中环和铜锣湾的高楼里,努力工作,午夜乘最后一班地铁疲惫地返回他们的临时住所。

他们还会哀叹,即使一个人来自一所著名的学校,坐在办公楼里成为高级白领,他也和他过去在工厂装配线上工作的父母没什么不同,而且上升幅度空越来越小。

香港房地产平均价格已达到每平方米16万港元,而2017年白领平均月薪仅为16,800港元。

换句话说,如果一个人能坚持30年不吃不喝,那么他就能买一套公寓。

香港的贫富差距也日益严重。香港政府设定的贫困线显示,截至2013年,香港贫困人口超过134.5万人,占总人口的五分之一。

在另一份报告中,香港有4080人拥有超过2.3亿港元的财富,在亚洲排名第一。

李嘉诚20多年来一直是最富有的人。

他的财产一路扩展到欧洲,不仅在香港,也在内地。

一名香港小学生的作文《李家之城》写道:屈臣氏、百佳、和记电讯和惠康都是程戈的店铺。李嘉诚,事实上,香港是李家的城市。

它的繁荣有赖于中国大陆的投资和那些经常被批评但很奢侈的中国游客。

2018年,香港旅游发展局的统计数据显示,超过5100万内地游客到访香港,是香港人口的7倍。

面对内地,香港不再是文化压倒性的。

首先是欧洲和美国,然后是日本和韩国,最近来自大陆的交通明星占据了新一代的注意力。

然而,不断涌入的孕妇、带着孩子去抢购奶粉进行疫苗接种的年轻父母,以及渴望进入香港大学深造的内地学生群体,也显示了香港的持续吸引力。

香港不能回到“狮子山下”的时代。

今天,如何管理自己是它自177年前开业以来面临的最大挑战。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