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陈仲阳:与实体经济同甘共苦

最近的中美贸易摩擦引发了对中国金融风险的新担忧。

在这种情况下,构建现代风险管理机制尤为重要。

中国人民大学财经学院教授陈仲阳指出,金融的本质在于不确定条件下的资金和资源配置,金融市场是风险交易和扩散的场所。

因此,贸易摩擦下的金融体系应通过现代风险管理机制积极承担和管理相应的风险,与实体经济同甘共苦。

完善市场和机构运行机制,增强应对不确定性的能力,进一步增强整体经济的弹性和稳健发展能力。

构建现代风险管理机制对于降低中长期风险更为重要。一方面,利用风险偏好和配额管理机制,将被动的贸易纠纷转化为主动的市场和产业结构调整与改革,以前瞻性的现代风险管理机制建设促进长期风险降低。另一方面,创新通过前瞻性风险效率选择机制得到支持,以促进可持续经济发展。

最近的中美贸易摩擦引发了对中国金融风险的新担忧。

在这种情况下,构建现代风险管理机制尤为重要。

金融的本质在于不确定条件下的资金和资源配置。金融市场是风险交易和分散的地方。

现代金融风险管理机制的构建就是基于这种认识,它不仅包括风险的规避和控制,还强调风险的承担、分散、转移和吸收,从而缓解不确定事件对经济系统的影响和影响,最终以融资和风险分担的形式促进实体经济的创新和发展。

因此,贸易摩擦下的金融体系应通过现代风险管理机制积极承担和管理相应的风险,与实体经济同甘共苦。

现代风险管理机制的构建主要是通过内部控制、套期保值、经济资本管理等多种机制,增强面临不确定影响的经济主体的经济弹性。

像金融危机和自然灾害一样,贸易摩擦带来的不确定性和风险也是市场经济体制需要面对的正常现象。它们应该被弹性市场吸收和消化,并通过正常的市场导向风险管理机制解决。

不确定性和市场波动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没有应对不确定性和市场波动的机制和能力。

市场波动本身也是市场经济体制转移、分散、吸收和消化风险的重要表现。

我们要利用这一点来完善市场和机构的运行机制,增强其应对不确定性的能力,进一步增强整个经济的弹性和稳定发展能力。

构建现代风险管理机制对于降低中长期风险更为重要。

一方面,利用风险偏好和配额管理机制,将被动的贸易纠纷转化为主动的市场和产业结构调整改革,通过前瞻性的现代风险管理机制建设,促进长期风险降低。

另一方面,创新通过前瞻性风险效率选择机制得到支持,以促进可持续经济发展。

其本质在于风险管理与发展的有效整合。

这意味着我们应该摒弃落后的风险管理机制,包括将风险视为问题和危机的危机管理机制,从而将风险管理限制在一种“一站式”的危机管理机制,以及将风险管理视为风险规避,采取一刀切的消极规避策略,导致经济发展过程中的“一站式”。

我国现代风险管理机制的构建有一定的基础。

在过去的20年里,中国金融改革开放的一项重要成就就是在银行业实施了巴塞尔协议,并为整个金融业发展了现代风险管理体系。

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后,中国首次启动银行资本注入,大大提高银行资本充足率水平,达到巴塞尔协议(ba 1)要求的8%国际标准;2004年,与新巴塞尔协议(Basel II)同步推出中国首个银行资本监管规则;2007年,大型银行正式启动全面实施第二世界银行,中小银行甚至非银行金融机构被推动系统建设现代风险管理体系。2009年,中国正式加入巴塞尔委员会。2010年巴基斯坦第三次全国代表大会召开后,执行态度更加积极。

中国实施《巴塞尔协议》的历史性工程为应对贸易摩擦引发的金融风险提供了重要基础和条件。

一方面,《巴塞尔协议》是一项融合现代风险管理发展、系统反映现代风险管理运行机制的协议。

通过巴塞尔协议的实施,中国金融业基本建立了现代风险导向的财务管理理念,基本建立了现代风险管理流程、体系和技术体系。风险管理的面貌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资本实力和资产质量得到了极大的提高。

另一方面,《巴塞尔协议》被称为银行业的“联合国宪章”,是发达国家主导的市场经济规则的代表。

中国实施《巴塞尔协议》已有20年,这代表了中国为遵守和积极融入西方发达国家主导的市场经济规则所做的不懈努力。它还为中国和发达国家建立了现代金融风险管理的通用语言平台。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