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暴!高达1700万亿人民币!全球债务崩溃利率体系!

来源:MIKGUANTOUZI Investment ID:MIKGUANTOUZI如果你不明白为什么世界各大央行都在排队降息,如果你不明白为什么现在赚钱越来越难,你一定要好好看看这篇文章!根据国际金融协会发布的最新数据,全球债务已达244万亿美元,或超过1700万亿人民币。

如果你对这笔债务的规模不感兴趣,我再给你一个参考数字:中国住宅部门账户的净存款(存贷)总额,即我们的14亿人口,是26万亿元。

中国a股总市值为60万亿元人民币。

全球债务的总规模几乎相当于30支中国a股的总规模。

2018年,全球国内生产总值不到86万亿美元。

换句话说,全球债务几乎是全球国内生产总值的三倍!这是悬在世界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空。一旦使用,后果将不堪设想。这绝不是一个可以简单通过全球央行释放水来解决的问题。

全球经济增长率正在放缓。让我们看看世界主要经济体。除了中国,经济增长率可以保持在6%左右。欧洲的增长率刚刚超过1%,美国仅超过2%,日本的增长率几乎不存在。

换句话说,债务如此之高,如果欧洲、美国和日本偿还它们所欠的钱,它们只会老死。

借钱迟早会有一段时间很酷...因此,无论是欧洲五猪还是欧洲五虎,日本面对天文数字般的巨额债务,很早就实行了负利率。

ⅰ.世界上负利率较高的国家和地区面临244万亿美元的债务。有人会说,谁能购买负利率资产?但现实是,在244万亿美元的债务中,有15万亿美元的负利率债券!这15万亿美元的负利率债券占全球国内生产总值的17.5%,甚至超过中国一年的国内生产总值(2018年中国国内生产总值为13.6万亿美元)。

至少有一点可以说:投资于15万亿美元负利率债券的资本对世界未来整体经济发展极为不乐观。

负利率要找出为什么世界各国央行都渴望得到负利率,我们需要找出负利率的来源。

你还记得2012年导致全球动荡的欧洲债务危机吗?那一年,欧元区的主权债务危机加剧和加深。

资本一看到欧元区的问题,就逃离了五个欧洲猪国。

然而,这笔巨额资金将流向何方?回顾过去,这些巨额资本集中在一些经济相对稳定、规模较小的小经济体。

一方面,这些小经济体不会担心经济崩溃;另一方面,由于规模小,资本可以参与一些投机交易。

因此,主权评级高、人口少、面积小的丹麦成为资本的首选。

随着资本涌入,丹麦货币面临巨大升值压力。为了抑制热钱和汇率上升,丹麦央行首次发布负利率。

然后,汹涌的资本涌入瑞典和瑞士。

然而,瑞典和瑞士央行也跟随丹麦设定负利率。

2014年,世界三大央行之一的欧洲央行(European Central Bank)终于开始实施负利率。因此,丹麦中央银行继续降息,以防止资本流入该国,并提高汇率,扩大该国的负利率区间。

回顾丹麦央行,这只是一个缩影,反映在世界上。主要央行要么降息以防止本国经济下滑刺激经济,要么丹麦这个小经济体因担心资金集中流入而被迫降息以提高汇率和资产价格。

然而,适得其反的是,就资本而言,世界主要央行降息越多,它们就通过主要央行降息的信号,证实了自己对世界经济下行趋势的判断。

结果,全球货币政策的负反馈链已经形成。

负反馈链在世界主要经济体中,欧洲和日本受到的打击最大。

欧洲央行和日本央行相继推出负利率政策后,其初衷是推动商业银行将资金投放市场,降低市场利率,创造有利于个人和企业获得贷款的货币环境。

从而激发居民和企业的投资和消费意愿,最终实现经济复苏的目标。

顶层设计很漂亮,但是它的实现适得其反。

由于银行间的竞争,银行害怕失去储户。负利率非但没有将负利率成本转嫁给储户,反而导致商业银行资产侧收入下降,导致金融体系陷入“流动性陷阱”。

这种“流动性陷阱”导致公司债券违约数量急剧增加,信贷风险不断爆发,信托和其他产品到期后无法兑现。

在过去的两年里,我们看到了一波违约浪潮,但事实上,在国外,这种趋势正在几何能量水平上恶化。以日本为例。日本负利率政策颁布后,银行间同业拆借业务下降了79%。

负利率导致极低的资本成本和大量宽松的流动性。

日本企业正在提高杠杆率,导致日本的宏观杠杆率极高,资产价格飙升。

所有这些道路为日本的下一次危机埋下了深刻的毁灭种子。

这些事件看起来熟悉吗?是的,面对如此高的债务,这是全球货币体系的负面反馈。

因此,面对巨额债务和经济放缓,许多人不能太天真地认为QE的下一轮谈判会一切顺利。

如果只有宽松的货币才能拯救经济,让世界经济增长,那就太简单了。任何国家的经济都可以通过宽松的货币和低利率环境高速发展。这显然是胡说八道。

人们真正担心的是,随着这几轮货币宽松和利率下降,全球货币体系正面临一场巨大的危机,这是2008年次贷危机后摆在我们面前的最大一座山。

到了穷乡僻壤,却怎么也看不到云起。

发表评论